您正在訪問: 網站首頁 >>  電器雜志  >> 能源扶貧志 >> 正文

能源扶貧志

文/本刊編輯部

要完成精準脫貧的任務,能源行業要有斗志,保持“不獲全勝、決不收兵”的決心;能源行業也要有意志,拿出新技術、新模式,不斷創新實現突破;能源行業還要有壯志,既要腳踏實地,也要布局長遠,既要全面解決能源問題,還要重構鄉村能源體系。

2月下旬的一天,藥小云在粉絲1.2萬人的抖音號上轉發了一條短視頻:兩個女生在大氣磅礴的乾坤灣前微笑起舞,背景音樂是他和歌手云飛合唱的《夢回乾坤灣》。乾坤灣是黃河九十九道彎之一,也是紅軍東征抗日的起點。

在抖音號上發視頻、轉視頻是藥小云的喜好、也是工作,因為他的另一個身份,是山西永和縣宣傳部副部長。

永和縣地處呂梁山脈南端,曾是國家級貧困縣。這里的脫貧工作已持續多年,最初是借助本地資源,建立黃河乾坤灣景區和紅軍東征紀念館,通過旅游增收減貧;后來是把工業和資源相結合,借助光伏和煤層氣開展能源扶貧。2015年,這里摘掉縣域經濟全省倒數第一的帽子;2018年下半年,永和縣開始打造“網紅縣”品牌,通過抖音等視頻社交軟件,曬民俗、曬風景、曬鄉間美食,半年內播放量累計6.6億次。現在,藥小云正在研究如何通過流量帶來客流,挖掘新的經濟模式。

永和縣只是“脫貧在沖刺”的一個縮影。在中國,有若干個縣城和村莊像這里一樣,把既有的按部就班轉向靠譜的自我放飛。沖刺不僅體現為一村一縣的思維升級,還呈現在扶貧的模式轉變。最明顯的就是能源扶貧。過去幾年,電力、油氣、礦產和新能源領域參與扶貧的企業,都或多或少地實現了從簡單到深度、粗放到精準、輸血到造血的變化。

2019年的全國兩會吹響了“盡銳出戰、迎難而上,真抓實干、精準施策,確保脫貧攻堅任務如期完成”的總號令,也給能源扶貧提出了新目標。

在“精準發力、務求實效”的總體要求下,能源行業要有斗志,特別是進入攻堅拔寨的沖刺階段時,務必保持“不獲全勝、決不收兵”的決心;能源行業也要有意志,面對“三區三州”等深度扶貧地區的困難時,拿出新技術、新模式,不斷創新實現突破;能源行業還應有壯志,在實現脫貧過程中,既要腳踏實地、也要布局長遠,既要全面解決能源問題,也要重構鄉村能源體系。


能源扶貧是什么

能源扶貧到底是什么?至今仍沒看到官方定義。如果從20世紀90年代末在貧困地區開展電力設施建設算起,我國的能源扶貧工作已經開展了近20年。

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對“能源貧困”有個生動的解釋:“沒有能力使用現代烹調燃料進行烹調做飯,缺少能夠提供閱讀或者其他家庭生產活動的最低限度的電力”。如果把這個定義稍作拓展,能源扶貧可以理解為“針對能源貧困的居民開展的幫扶和資助,以解決其基本用能問題”。

2013年之前,我國的能源扶貧是以這種救濟式扶貧為主線,以解決貧困居民的生活用電為導向。對于扶貧目標,在2011年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聯合印發的《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(2011~2020年)》中也有明確規定:到2020年,全面解決無電人口用電問題。

2013年,習近平總書記到湖南考察時首次作出了“實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類指導、精準扶貧”的重要指示。這是“精準扶貧”首次被提出。2015年,國務院扶貧辦確定實施“十大精準扶貧工程”,自此,救濟式扶貧轉向了開發保障式扶貧,能源扶貧也隨之出現新變化。

和偏重提供生活用能的救濟式扶貧相比,能源在開發保障式扶貧的應用范圍更廣泛、發揮作用更直接——一方面,能源可以提供足夠的生產用能,推動產業發展,增強貧困地區的自生能力;另一方面,能源還可以作為一種產業資源,挖掘發電產氣等“造血”潛力,幫助貧困群眾實現長期穩定增收。

在政策設計上,參與扶貧的能源應當盡量清潔化、多樣化。《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(2011~2020年)》中就有這樣的描述“因地制宜發展小水電、太陽能、風能、生物質能,推廣應用沼氣、節能灶、固體成型燃料、秸稈氣化集中供氣站等生態能源建設項目,帶動改水、改廚、改圈和秸稈綜合利用”。從實際操作看,各類能源扶貧形式中,電力的表現最為突出。

以投資規模為例。2018年10月,“中國電力規劃四大智庫”之一的電力規劃設計總院發布《中國能源產業扶貧發展報告》。報告顯示,2017年以前,我國能源扶貧投資中百億級別的投資均多出自電力:如農網改造產業扶貧資金累計投入630億元、光伏發電扶貧投入700億元、風電扶貧投入100億元。

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曾說:“扶貧靠政府、脫貧靠企業。”在電力扶貧中,電力企業特別是國字頭的電網企業和發電企業參與度最高。截至2016年底,在能源央企累計投入的1130多億元扶貧資金中,主要電力企業投資達1021億元,超過全部央企投資的90%。

以擁有甘孜、阿壩、涼山等貧困地區的四川為例,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加快推進深度貧困地區電網攻堅,積極做好光伏扶貧電站接網工作;國家電投則對甘孜當地的水、風、光資源進行綜合性集中開發,實現超高海拔、多能互補,把水能、風能、太陽能等資源轉化為電能,讓綜合清潔能源基地成為當地經濟的有效支撐。


沖刺階段需要做什么

四川涼山州屬于我國重點扶持的“三區三州”,也是未來一年脫貧攻堅的主要方向。今年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,就有“加大‘三區三州’等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力度”的表述。在分組討論中,如何實現“三區三州”脫貧更是成為代表委員討論的焦點話題。

“三區三州”80%面積位于青藏高原。嚴格意義上講,這些地方并不缺乏自然資源,但高原、雪山、大河、沙漠縱橫的環境導致這些地區交通條件惡劣。

甘肅臨夏州也是“三區三州”之一。在這里,進入沖刺階段的扶貧工作正在遭遇資金的考驗。全國政協委員、甘肅省政協副主席馬文云以電力基礎設施為例指出,受地區經濟發展水平、電力電量增長低等因素影響,電網建設剛性投資需求與進一步弱化的投資能力矛盾凸顯,僅靠電力企業自身難以支撐電網建設投資需求。

而根據規劃,甘肅省“十三五”農村電網規劃投資133億元,2016~2018年農網改造升級工程累計投資29億元,也就是說,2019~2020年全省農網改造升級工程投資需求104億元。

馬文云指出,要在未來一年多時間里完成脫貧攻堅目標,資金的持續投入不應缺位。對于電力基礎設施,他建議,提高甘肅省農網改造升級工程年度投資額度。加大貧困地區農村電網投資,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農村電網建設攻堅。

除了資金,實現深度貧困地區脫貧還需要技術的跟進。

記者曾聽過兩個關于“扶貧羊”的故事。在第一個村,貧困戶先是一窩蜂認購羊羔,導致當地市場羊羔的價格一度猛漲,到了賣羊的時候,又因為當地羊太多,成品羊價格急劇下降,最終貧困農戶賺到的錢非常有限;同樣鼓勵貧困戶養羊、同樣都有養羊補貼,第二個村選擇與某電商網站簽訂協議,羊羔生下來之后,客戶就通過網站預付款認購羊羔,羊出欄后則可按售價賣,避免了價格的忽高忽低,保證了扶貧的效果。

兩種結果反映了兩種不同的扶貧方式——前者是靠天吃天,后者是技術勝出。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同樣強調“技術”的重要性,他認為:“做扶貧,就是要利用信息技術,利用‘互聯網+’來做,要坐上時代的快車,讓他們享受技術進步帶來的紅利。”農業扶貧如此,能源扶貧就更需要技術的參與,特別是劉永富提到的互聯網、大數據等技術。

以最為常見的光伏扶貧為例。與傳統城市光伏項目相比,貧困地區的扶貧電站多為分布式,難于集中化管控,增加了運維難度。目前,一些地方的扶貧電站通過大數據和互聯網,實現遠程監控電站的實時運行狀態、分析故障原因、提升電站運行穩定性,保證了低收入農民或村集體獲得穩定的售電收入。

在深度貧困地區,如果提升扶貧的效率和效果,還需要把“資金”和“技術”進行有機結合。

關注慈善的比爾·蓋茨就曾在非洲做過類似嘗試。2015年年初,他在某個公開場合做出驚人舉動:喝下一杯人類排泄物制成的水。這杯水來自一臺名為Omni-Processor的龐大機器,它可將包含水分的污泥等物體分解,經過復雜的化學變化,最終過濾成可飲用水,并產生電力,凈化后剩余的殘渣則能用作化肥。處理所產生的三種產品都可以進行售賣,所獲經費則用來維持機器的正常運轉。

機器的發明者來自西雅圖的一家生物公司Janicki Omniprocessor。2011年,蓋茨在走訪塞內加爾等極度貧困的非洲國家后,試圖解決那里遍地排泄物、飲用水污染的問題。后來,蓋茨基金會向Janicki Omniprocessor投資,研發出這臺機器,將能源技術和扶貧結合,最終實現飲用水安全。2015年,Omni-Processor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落地,并解決了這個城市1/3居民的污染處理問題。

蓋茨帶來的啟示是,當一般的投資模式難以發揮明顯效果時,技術的有效參與有望化廢物為資源、化腐朽為神奇。未來一年,“三區三州”將是我國集中優勢兵力攻堅的地區,如果能通過類似上文描述的黑科技,把當地常見的資源轉發為能源、食品或其他有價值的產品,無疑將成為深度貧困地區可行的方向。


沒有平臺就沒有融合

但技術不是萬能的。已經讓扶貧領域受益的大數據,卻在近期受到吐槽。3月10日,一位前谷歌公司軟件工程師發帖稱:他在某網站上搜索一張機票時發現,這張票比前一次下單時貴了1500元。而當他再次搜索航空公司的官網時,卻看到這趟航班的票其實余量充足、且價格更低。

如果說“殺熟”還算是大數據的偶發事故,那么應用效果不佳則是共同關注的問題。以曾經被高度期望的大數據征信為例,在今年兩會的某個小組討論中,一位來自金融領域的委員表示,現有各行業建立了數據收集系統,也采集到大量不同行業的數據,但這些數據并未很好解決征信難的問題。原因在于數據都是分散的,沒有實現統一,要在應用層面發揮作用還尚需時日。

不僅是金融,能源領域的數據分散在此次“兩會”中也被提及。全國政協委員、華東理工大學金山科技園管理委員會主任藍閩波認為,當前各類能源企業主體分散,信息化程度不同,行業之間、企業之間,數據共享、融合困難。

用一句話來總結藍閩波的思路,就是能源大數據的關鍵并不在于大,而在于全。要實現由大到全的轉變,他建議“加快綜合能源信息平臺的試點和推廣,發揮綜合能源信息系統的‘樞紐型、平臺型、共享型’特征,推動能源安全清潔高效利用”。

藍閩波所說的“樞紐型、平臺型、共享型”,其實在國家電網公司2019年工作會議上就已經被提出。和“三型”同時提出的另一個更重要的概念是“兩網”,即堅強智能電網和泛在電力物聯網,其中,泛在電力物聯網在解決大數據融合上將發揮重要作用。

所謂泛在電力物聯網,即圍繞電力系統各環節,充分應用移動互聯、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、先進通信技術,實現電力系統各環節萬物互聯、人機交互,具有狀態全面感知、信息高效處理、應用便捷靈活特征的智慧服務系統。

中銀國際的研報分析指出,泛在電力物聯網的意義,在于改變目前電網內部數據不完全互通、各業務信息共享實時性不強、通信網絡覆蓋面不寬且傳輸帶寬速率不足、省間電力等資源配置靈活性較差、終端采集監控管理較粗放等問題。

對“連接能源行業萬物”的平臺,包括儲能、新能源在內的領域都能在其中找到足夠大的想象空間。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儲能應用分會秘書長劉勇就認為,泛在電力物聯網可把所有電網相關的人和設備等全部連接起來,實現設備在線、用戶在線、服務在線,實現數據業務的深度融合。

這種融合將在能源扶貧上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。無論是即將進入的深度攻堅階段,還是未來仍將面臨的扶貧后階段,平臺的意義在于讓“組合拳”更有力、“個性化”更精準。

在現階段,能源扶貧仍以解決缺電問題為重點,或利用光伏或某種單一的能源生產資源。隨著各類能源技術突破、價格走低,能源扶貧將會出現更多的組合,即多能互補——既包括目前水電和新能源互補的模式,還將加入儲能、燃氣甚至生物質。泛在電力物聯網則可在各類能源的接入時發揮作用,讓各類能源在這個平臺中的轉化和輸出更加穩定、低廉、可持續。

同樣,除了現行標準下的絕對貧困現象將大范圍根除,集中性減貧治理已經走向精細化、具體化。即便在某一地某一村,居民脫貧進度也是千差萬別,這就產生了個性化扶貧需求。而泛在電力物聯網建成后,可針對不同程度、不同需求的貧困居民,篩選出最適合他們的能源數據和資源數據,幫助形成并優化能源扶貧方案,提升個性化定制服務的水平,以便讓“精準扶貧”真正落地。


授人以漁不如重塑魚塘

按照黨的十九大總體部署,我國將在2020年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。當下,“扶貧的下一程怎么走”成為熱議的話題。在今年全國“兩會”上,被問到的代表委員答案幾乎一致:重塑農村生態、實現鄉村振興。3月23日,在“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9年會”上,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、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明確指出,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實現后,現有的脫貧攻堅的巨量資金應當繼續投入到鄉村振興當中。

作為一種基礎設施、一項長期投資,能源扶貧在實現鄉村振興中至少將發揮兩方面作用:一是重構鄉村能源系統,二是優化農村人居環境。

一直以來,農村地區能源涵蓋了農村的能源消費、生產及當地資源的利用。但由于我國能源建設長期服務于工業化和城市建設,農村地區能源體系的優化一直游離于能源戰略框架之外,其重要性長期被忽視。

華北電力大學《中國能源精準扶貧研究報告:2013~2018》認為,中國農村正在經歷從傳統非商品能源向現代商品能源的轉化,農村能源需求快速增加。隨著城鎮化加速發展、農村地區能源需求也大幅上升,原有依賴化石資源的消費模式已經難以延續。農村可再生能源資源的開發利用潛力巨大。然而,由于地理氣候環境差異性大、各地域資源分布不均、經濟發展程度參差不齊等原因,導致不少地方的生物質資源僅限于焚燒等原始利用狀態,這不僅不利于空氣治理,也是對資源的浪費。

美國能源部西北太平洋國家實驗室(PNNL)高級能源專家Meredydd Evans針對中國農村現狀曾提出建議:“隨著城市化及收入水平的提高,農村居民采暖的人均用能和平均建筑面積用能增加明顯,應在尋找環境利益和農民利益結合點的基礎上,積極開展農村供暖和炊事清潔化工程,加速農村能源結構調整。”

很多人在提到扶貧時,喜歡說“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”。但在著名學者、美國研究專家資中筠看來,即便實現“授人以漁”,也僅完成了一半任務。她曾在《財富的歸宿》一書中指出,現代公益已經走過三個階段,第一階段是直接扶貧,即“授人以魚”,第二個階段是產業扶貧,即“授人以漁”,更重要的也是當下最需要的第三階段,即改變社會經濟環境,“重塑魚塘生態”。

未來,深度能源扶貧也將體現在優化基礎設施,讓農村能源體系得以重構上。除了限煤治霾,重構鄉村能源系統還包括提高清潔能源供應規模和開發利用程度,實現多能互補、統籌城鄉能源供應、消費及服務體系的建設,構建清潔、低碳、安全、高效的能源體系。

更重要的是,在新的鄉村能源生態之下,農村居民將把節約能源、保護自然生態作為行動方向,主動治理環境污染、減輕生態壓力,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,讓人居環境綠起來、美起來。而這也是扶貧攻堅的終極目標之一。 (本文來源于《能源評論》雜志)

本站聲明: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模仿、轉載、抄襲及冒名中國工業電器網(cnelc.com)

中國工業電器網 | 誠聘英才 | 關于我們 | 會員服務 | 廣告服務| 意見/業務 | 幫助中心 | 在線投稿 | 友情鏈接 | 聯系我們 |網站地圖

 會員服務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 廣告合作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 戰略合作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展會合作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 新聞投稿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中國工業電器網服務熱線:400-688-6377 合作電話:021-39983999 傳真:021-39983888 郵編:201812 信箱:cn@cnelc.com新聞投稿郵箱:news@cnelc.com

上海總公司地址:上海 金園一路999號(中國工業電器大廈) 法律顧問:浙江海昌律師事務所 江律師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滬B2-20180642

上海易電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2-2020

滬ICP備10003932號-15